軍事
首頁 > 軍事
西藏邊防夫妻國門前的堅守
2017-10-18 13:03:31 中國新聞網
分享到:
西藏邊防夫妻國門前的堅守
    圖為下班后,孫仁澤與愛人岳文君在散步途中。 周文元 攝

  中新網日喀則樟木10月17日電 (周文元 何宇恒)凌晨兩點,呼叫聲一段段傳來,睡眼朦朧的聶拉木邊防檢查站勤務中隊中隊長孫仁澤翻了個身,拿起枕邊的對講機,詢問起塌方點的災情。

  十月中旬的聶拉木,時有大雨侵襲。這晚深夜,接到災情報告后,孫仁澤下床打開窗戶,秋風裹挾著雨點砸地聲,遠山石頭滾落聲,“沖進”房內,他打了個哆嗦。穿上衣服后,孫仁澤便去查看塌方點情況。

岳文君正在聶拉木邊防檢查站政治處工作。 周文元 攝
岳文君正在聶拉木邊防檢查站政治處工作。 周文元 攝

  呼叫聲還吵醒了孫仁澤愛人――聶拉木邊防檢查站政治處干事岳文君。結婚五年間,凌晨響起的對講機呼叫聲,岳文君已不再陌生。對夫妻二人來說,成為常態的還有堅守國門的責任與榮耀以及對家人的愧疚。日前,中新網記者專訪了這對駐守在中國西南邊陲的夫妻。

  中華人民共和國聶拉木邊防檢查站地處中尼邊境,2015年4月25日地震前,部隊駐地樟木鎮常住人口3000余人,年出入境旅客和邊民約120余萬人次,素有“西藏小香港”之稱。地震后,為嚴防次生災害影響,部隊駐地的所有群眾轉移至日喀則市區,僅剩下邊防官兵堅守。

  堅守邊關的日子,孫仁澤每晚睡前都要將對講機聲音調至最大。“以前搞軍事訓練,比武,打槍多了,聽力就弱了。”他指著耳朵對記者說,有時,半夜對講機響了,自己聽不見,愛人常提醒他。

  “他晚上要查崗,一去一回,我也睡不好。”岳文君對記者說,即使沒有對講機的傳呼,岳文君也常常突然醒來。

  精神松弛下的突然緊張感,也常常襲擾孫仁澤。“現在不敢坐飛機,飛機一顛簸震動,我就緊張。”飛機的顛簸常讓這位一米八一的山東壯漢回想起2015年4月25日的地震。

聶拉木邊防檢查站每天下午都舉行體能訓練。圖為勤務中隊中隊長孫仁澤正在帶隊跑操。 周文元 攝
聶拉木邊防檢查站每天下午都舉行體能訓練。圖為勤務中隊中隊長孫仁澤正在帶隊跑操。 周文元 攝

  他雙手扶著椅子的扶手,模擬著地震中身子搖晃的姿勢,向記者描述稱,當年地震發生時,地面在劇烈晃動,腳站不穩,有力也使不上勁,想跑都難。

  讓他心有余悸的是,地震發生后,在轉移游客、當地百姓、商戶時,他差點犧牲。

  “開車經過一坡度很高的斜坡時,先讓乘客都下車了,我在車上指揮駕駛員過斜坡。”他說,到斜坡高點時,車突然熄火,剎車失靈,車加速倒退滑向懸崖邊,“如果沒有路邊20多個修路工人在后面推住車,我就掉下懸崖了。”

  如今,這個在邊防一線組成的家庭又多了一個牽掛。“孩子現在七個月了,我就出生時見過一面。”孫仁澤搖搖頭說,很想念孩子。

  夫妻倆對孩子有愧疚感。孩子出生后不久,孫仁澤就回到部隊。孩子四個月大時,岳文君也回到西藏,因雙方父母大多身體不好,弟弟又在新疆當兵,孩子現由她幾個表姐輪流照顧。

  常年在外,孫仁澤對父母愧疚不已。“父親腦血栓,手術前都下了病危通知書,當時,這些都沒告訴我。”

  難以盡孝,又不能親自撫養孩子,孫仁澤在用另一種責任彌補這一切。

  “地震后,經過20小時車程,當把所有災區百姓轉移至日喀則市區后,我有很強的榮譽感,覺得做這件事很崇尚。”孫仁澤拍著身子說,如果不穿上這身軍裝,我就沒有這樣的機會去實現這種價值,“我既然是守關人,生命與國門就要同在。”(完)

分享到:
猜你喜歡
熱門推薦
頭條
頭條
娛樂
社會
體育
財經
軍事
時尚
举报电信诈骗会赚钱吗